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  • QQ空间
  • 回复
  • 收藏
195816nq9d47tfz4qhwf8w.jpg



导语:直播,让人们在大萧条时期见到了曙光。
直播这只猪在风口飞了好几年,体积越来越大,意外的是,它非但没有因体积过大而下滑,反而借着疫情这股风飞得更高了。这只能说明,这只猪即使不是空心的,自身密度也很小——直播还有很高的增长空间。
195817oddcd8jcanwwnr5n.jpg

今年可以说是直播大年,目前虽然线下在逐渐复工,可是各大品牌商向抖音、快手转移的步伐却越来越快。不过以快手为例,一般来讲,入驻企业或商家销售的商品种类不会太多;因此不论是商家自身还是主播,都很少倾向于一对一长期合作,多边对多边才是目前主流的直播合作形式。
就流量来讲,平台的确是连接商家和主播的桥梁,可流量不能为平台带来直接的收益,对生意人来讲,一切不赚钱的优势都是耍流氓。按照目前的形势,电商会逐步成为未来各个平台流量变现的主要形式。
在卖货的过程中,同样一边是商家,一边是主播,可二者的纽带已经不是平台,而是一批供应链中间商——这也是未来直播行业万千机会点中的一个,而已。
这个行业迟早会出现,也必然会出现,原因有两个,一是效率需求,二是抖音快手的锋芒渐露。
► 原因一:“中国制造”不能停,供应效率须先行
中国是最大的消费市场,大到任何一个细分人群和非透明渠道,都足以反推出一个专门满足这个封闭式渠道的品牌,然后在最短的时间内搭建出一条最完美的供应链,因此我们也拥有数不胜数的制造工厂。
正如有赞CEO白鸦所说的那样:“制造大国能做出任何的好产品”。
不知何时,中国制造已经从一种讽刺过渡成了世界制造业认知度最高的标签。无数个商家,联结成了如今庞大又盘根错节的产业链网络,不仅形成了国内制造业的基石,更成了全世界零售商品的纽带。
如果把制造业比喻成一个人体,那么数以万计的商家就是组成人体的最基本单位——细胞。作为价值产出的根本动力,某种程度上企业和品牌商比消费者更需要被关怀与重视,因为他们在疫情中受到的影响,会在疫情结束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持续发酵扩大,造成更严重的损失。
而为了把这种负面影响控制到最低,同时不浪费中国制造的强大能力,他们大多数都在尝试寻求主播进行合作。但是在目前商家主播的多边关系中,一个企业如果频繁跟不同的MCN 机构或主播对接,效率是非常低的,这在目前和未来都是一个难题。而供应链中介的存在,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。
除了效率需求,抖音快手的飞速发展也正在推动供应链中介行业的诞生。
► 原因二:抖音快手VS淘宝直播:扶摇直上VS进退维谷?
我们知道,淘宝直播是目前所有直播平台中存量最大的。根据东吴证券研究所的数据,2019年淘宝直播GMV可达2000-3000亿,远远超过其他平台。
究其原因,这是因为淘宝直播自诞生开始就是卖货逻辑,其电商基因非常突出。而抖音和快手在开始时作为视听平台,却是内容逻辑。电商的确是内容平台流量变现的重要方式,但是从内容逻辑转化到电商逻辑,势必是一个长期的过程。
在转化上,快手做的比抖音更早,随着快手小店的正式落地和技术服务费规定的实施,快手商城也逐步迈入正轨;而另一边的抖音,虽然还在摸索内部的流量变现闭环,但是在短视频中直接嵌入商品链接的做法倒是和快手如出一辙,很显然他们都明白,想转化到电商逻辑,目前还需要借力外部平台。
根据快手联合凯度数据发布《2019快手商户经营现状研究报告》显示,61%的快手商户月收入已经超过了10万元。针对疫情,此前快手宣布从2020年2月9日至 2020年12月31日,所有通过快手商品或指定第三方交易工具完成的订单,商家累计结算金额不超过10万元(含)的部分免收技术服务费(减免后,仅承担1%支付渠道手续费)。
也就是说,每一个用户,都可以通过挂一个商品链接在快手上进行销售,对于许多还未入驻快手的商家来说,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。而随着越来越多的商家加入,快手商户的数量也会迅速扩张,整个平台的电商化进程正在有条不紊的向前推动。
相比于淘宝直播这种本身依托于电商业务、具有一定资源匹配渠道的平台,供应链中间商的作用在抖音和快手这样的平台上显得重要得多。毕竟薇娅可以依靠淘宝的供应链把自己打造成一个微缩版的“聚划算”,可抖音快手却没这样的优势。
按理说,目前淘宝直播的渗透率不足10%,远未封顶,增长的日子还在后头,然而现在的情况是,淘宝直播GMV同比去年有所下滑,但抖音和快手或许将在今年跨入千亿门槛,三国杀马上就变成五雄争霸。
可以想见,对于抖音快手平台来讲,变现可能会迟到,但永远不会缺席,疫情反而给了他们更广阔的天空;可对淘宝直播来说,疫情则使其进入了进难,退更难的尴尬处境。
对手成长影响自己并不可怕,但是当对方成长到能压制自身增长的地步时,就要另说了;此外,作为核心业务中的重要收益板块,淘宝减少对直播的投入精力也是不可能的,因为直播带来的GMV实在是比较诱人,所以淘宝即使把控不了头部主播,宁肯把大部分收益让给MCN机构和主播,也不可能砍掉直播。
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即使淘宝直播同比下滑,在体量上还是远高于快手和抖音的。然而对手不仅知道上进,在带货品类上还跟自己的兄弟板块撞了车,这就不怎么妙了。对于阿里来讲,疫情带来的影响则不止是核心业务的下滑,还有抖音和快手对天猫市场份额的蚕食。
我们都知道,天猫的主打品类是服饰、美妆和家居百货,随便搜索一个百货商品,位于搜索结果前十位的大多都是天猫商家,可见平台本身对这几个品类的天猫商家有一定的帮扶倾向性。
然而,这几个品类正好也是快手和抖音上的热销品,我很好奇接下来阿里会怎么办,继续二选一的话,还有多少品牌商会乖乖听话?
总之,可以想见,按照现在抖音和快手二者的发展速度,电商化完成只是迟早的事;而作为提高变现效率的重要工具,供应链中介这个行业也会随之成熟起来。
► 供应链中介——直播行业看不见的“手”
任何一个行业,不会仅仅因为创造价值而长盛不衰,依靠创新和进化不断为社会增加产能、提高效率才可以走得更远。对于直播行业来讲,需要一股能从根本上撼动行业的力量进行改革,供应链就是推动行业进化那只“看不见的手”。
为什么这只“手”不能是孵化新主播这种方式?别问,问就是因为粉丝经济实在是太不靠谱了。这点老罗比较有发言权——这么多年,曾经的知识分子为中国命运殚精竭虑,舍弃了头顶秀发换取粉丝,终究还是错付了。
195817ij7nk6jahe7llsfh.jpg

老罗的首场直播带货创造的最终GMV为1.1亿,虽比不上顶级流量主播的成绩,却也说明他并非一无是处,毕竟他的确在直播间凭借自己强大的个人魅力和“德云社外流弟子”的人设属性创造了收益。
然而,从当天直播产品的种类来讲,大多都是客单价较高的数码产品,这说明真正买东西的人并不多。换句话讲,虽然老罗直播间粉丝不少,可夭寿的是,“罗尸粉”(老罗的僵尸粉,指看直播但不买东西的粉丝)实在太多,愿意为他魅力买单的人并没有预想那么多。
与此同时,快手95后主播蛋蛋当天以单场直播带货4.8亿的战果完爆了老罗,举座哗然。不仅是因为她的成绩,更是因为继李佳琦、薇娅和辛有志以后,又一位顶级头部主播出现了。她的身份,是辛有志的徒弟。
除了辛有志IP势能的加持,她的成长同样离不开辛选团队的供应链支撑。辛有志是有野心的,绝不满足于做一个头部主播,他在很早之前就一直深耕于供应链底层建设,做了主播以后明白,随着产业互联网渗透各行各业,直播电商因缩短供应链加速了这种结合,也开启了主播、MCN平台的全新进化。未来,供应链的价值将远超流量的价值。
辛选团队正在布局的除了孵化新主播,就是将自身打造成供应链中介商。一边对接上游极度分散的企业和厂商,一边对接MCN机构和主播、平台,当然,目前只是在辛选团队内部对接,但未来如果辛有志离开快手,那么其对接的资源就会更广。
同时,供应链中介的是独立于直播行业的,即使是今后直播带货的泡沫破碎,供应链中介也可以给其他行业和平台充当桥梁,比如之前的开曼社区,从微商到拼多多再到社交电商,前后给多个平台供货,非但没有因为个别行业没落而式微,反倒活得比以前更滋润。
不过就目前来讲,所谓的供应链中介只是一个雏型,即使是有意借此重塑直播生态的辛有志,也只是处于起步阶段。如果未来供应链中介能够形成一个行业,类似于MCN那样,并且逐渐规范化,那么必然可以极大地提高资源匹配效率和优化程度。
当然了,供应链的底层搭建并非一朝一夕,必须要厚积薄发,想掌握话语权,就必须在供应链的热潮到来之前做好准备。现在,就是最好的时机。
发表评论
登录后参与评论 / 立即注册

用户反馈
客户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