绞肠痧(绞肠痧是什么病)

铁骨铮铮耕杏土,

涛声拍案济苍生。

中医的脊梁、“国医大师邓铁涛”于2019年1月10日早晨6时6分仙逝了!享年104岁。

1月14日清晨,广东省中医院举深切缅怀行国医大师邓铁涛的追思会。会上,邓老的“最佳拍档”吕玉波、众多已是省名中医的弟子等追忆邓老一生风骨,悲恸落泪。

穿西装、打领带、戴国徽,邓老为自己选定遗照,仍然慈爱地关看着大家,仿佛在说:“今后就看你们的了!”

绞肠痧(绞肠痧是什么病)  第1张

邓铁涛,1916年10月生于广东开平,首届国医大师,广州中医药大学终身教授、现代著名中医学家。他矢志岐黄八十余载,悬壶济世造福苍生;他融古贯今,精研医道,继承与创新中医理论学说,提出系列发展中医战略大计,对我国发展中医药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。

《在那遥远的地方》伴邓老远行

“我能留给儿孙最大的遗产为仁心仁术,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,这笔遗产早已交给两个儿子。”弥留之际,邓老看淡生死,从容嘱咐后事,“我最后要穿西装打领带,戴国徽,希望以后经常有人去看看我,下一世还做中医。”

他还特别叮嘱,追思会上不播放哀乐,用他生平最喜欢的一首曲子——《在那遥远的地方》伴他远行。铁杆中医,涛声不绝,他为自己选定的挽联是“生是中医的人,死是中医的魂”。

从年少立志到阅尽百年沧桑,跨越一个世纪,邓铁涛始终在做着一个未曾改变过的中医梦——为中医学发展与前途呕心沥血、为中医学教育薪火相传、为中医药事业腾飞奋斗终生的梦。

·他用名字,写下了百年中医药事业的宝贵注脚;

·他用铁肩,铸就了让一代代岐黄后人守望致敬的精神坐标。

〓梦的发端〓

“大梦谁先觉,平生我自知”

1916年农历十月,邓铁涛出生于广东省开平县一个中医家庭,邓家满是医药气息——邓铁涛的祖父邓耀潮,从事中药业;父亲邓梦觉,更是近代岭南温病名医。

时遇“干霍乱”(民间又名“绞肠痧”)流行,患者腹痛如绞,欲吐不能吐,欲泻不能泻,非常痛苦。邓梦觉治此湿热夹杂症,予温病家王孟英蚕矢汤,往往一剂即愈。

在广州执业期间,邓梦觉治愈无数疑难病症,当中不少危急重症,邓铁涛亲眼目睹中医药帮老百姓解疾脱苦,因此立志继承父业。

新中国成立前,岭南中医药还全靠家传、拜师,邓梦觉“师傅带徒弟”地将儿子带入医门,并且不断发现中医药同行中的名师,让邓铁涛跟随学医,“‘望衫尾’,学本领”。

邓老曾说,“说到梦,首先要感谢我的父亲。我的父亲叫做邓梦觉,就是“大梦谁先觉,平生我自知”之意。父亲在我小时候就常常启发我梦想,我自小听父亲的教导,学会了做各种各样的梦。”1932年,邓老中学未毕业便考入了广东中医药专门学校,“那个时候就是我中医梦的开始”。

绞肠痧(绞肠痧是什么病)  第2张

〓砥砺前行〓

“五脏相关”理论钻研50年

1940年邓梦觉逝世,此时邓铁涛已经接过“医钵”,此前的1932年他就读于广东中医药专门学校,1937年毕业。

毕业即从业,邓铁涛在香港、广州、武汉等地行医,上世纪四、五十年代,他运用伤寒温病理论,防治瘟疫,救治乙脑、流脑、流感等病人,从中总结寒温融合防治瘟疫传染病的理论,至今仍有效指导防治流行性、传染性、感染性、发热性疾病的科研实践。

邓铁涛早在1962年、1978年就两度由广东省政府授予“广东省名老中医”称号,事实上,他发扬光大的岭南邓氏内科学术流派,临床诊治的病种,涉及内科不同系统的多种病症,尤其是对冠心病、高血压、中风、慢性胃炎、重症肌无力、慢性肝炎、肝硬化、糖尿病、红斑狼疮、硬皮病,及危重病的抢救等,诊疗经验非常丰富,据初步统计,涉及63种疑难杂症。

邓铁涛一生,专门选择危害民众生命健康的重大疾病、疑难病危重病作为临床研究重点。

而临床诊疗经验的不断取得,使得他关于五脏相关学说、脾胃学说、气血痰瘀相关学说、伤寒与温病之关系、中医诊法与辨证等等中医药学术主张与思想不断形成、发展,渐成宝库。

绞肠痧(绞肠痧是什么病)  第3张

最令人敬佩的是,邓铁涛钻研“五脏相关”理论,一钻就是50多年,难怪他又以“医痴”出名。

1988年,邓铁涛正式提出将中医五行学说应更名为“五脏相关”。其实在此之前的1962年11月,他就撰写“中医五行学说的辨证法因素”发表于《光明日报》,回应批评中医五行学说的文章;1963年,写“中医理论的核心”发表于《广东中医》,针对有人认为“五行是玄学”而作;1975年,完成“再论中医五行学说的辩证法因素”,载1983年出版《学说探讨与临证》,回应“文革”期间对五行学说的抨击。

邓铁涛认为,

脏腑配五行,把人体的功能归纳为五大系统,内、外环境都与这五大系统联系起来,生理、病理、诊断、治疗、预防等都可概括,所概括的生克制化关系,实质是脏腑组织器官之间、人与环境之间、体内各个调节系统促进和抑制之间的关系;学说指导临床治疗的过程,实质是使人体遭到破坏的内稳态恢复正常的过程。

研究五脏相关是中医五行学说从量变到质变的开始,五脏相关理论逐渐成为中医学科前沿的焦点,形成中医五行学说与脏腑学说结合、解释疾病相关联系并用以指导临证用药的创新性中医理论学说,高度概括了复杂临床现象。

2005年“中医五脏相关理论继承与创新研究”成为国家科技部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计划(973计划)课题,邓铁涛受聘“973计划”首席科学家。2007年6月,邓铁涛获首批“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(中医诊法)代表性传承人”称号,此为广东唯一;2009年7月1日,93岁的邓铁涛获评为“国医大师”,这是新中国成立后我国第一次全国范围评选国家级中医大师。

〓德艺双馨〓

“仁心仁术乃医之灵魂”

在很多人理解中,中医是“慢郎中”,不能解决疑难重症,但从医80多年的邓铁涛证明了运用中医非手术疗法也能治好危重急难病症。

在如今医学版图上,重症肌无力治疗仍是世界性难题,邓老对该领域的辨证诊治研究曾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。除了科研了得,他多次救治重症肌无力危象病人。至今,弟子们忆起邓老10多年前抢救并资助的一例患儿,称奇之余仍带着感动——

那是在2003年4月,12岁的湖南男孩林林因重症肌无力在某大医院上了呼吸机,被告知救治无效后,林林的父母变卖乡下房子,但也仅筹得一万元左右。钱用完后,绝望的父母冲入ICU拔下林林身上的呼吸机套管和氧管,无奈准备离去。

听到这一消息,当时已87岁的邓老马上赶到ICU病房。林林已奄奄一息,邓老翻开被褥,发现他骨瘦如柴,不禁又急又心痛:“小孩瘦成这样,单靠药物哪能起作用?!”说完,他马上拿出早已准备好的5000元给护长:“到营养室买鼻饲食物,要保证每天所需要的能量,有胃气才有生机。”他又对ICU主任说:“重上呼吸机,费用我先垫。”他随后和医务人员研究治疗方案。

十多天后,林林脱离呼吸机,他的父母一见到邓老,无以言谢,齐齐下跪……邓老搀扶起林林的父母并安慰他们别着急,又为他们考虑如何解决医疗费。后来,热心人士受邓老的仁心仁心所感动,为林林捐了3万元还清了欠费。经过2个月的治疗,林林终于得救了。

医务人员从邓铁涛身上,看到了什么叫“大医精诚”,懂得了什么叫“医乃仁术”。他仁爱宽厚,对待病患,感同身受,悉心救治,有古大医之风;他探讨岐黄学术之精髓,成为一代宗师。

绞肠痧(绞肠痧是什么病)  第4张

〓卫道中医〓

毕生为中医药事业鼓与呼

上世纪80年代初,全国中医药发展每况愈下。

邓铁涛当时做了统计:解放初期,广东有中医3万人,但到了1980年初,只剩下一半,而且还在继续减少。

邓铁涛急了,赶忙写信向上级反映情况并引起高度重视。此后不久,国务院会议经过讨论,同意并成立了国家中医药管理局。

这是邓铁涛第一次上书。第二次是1990年,国家精简机构,中医药管理局位列其中。邓铁涛当即联合全国其他7位著名老中医一起上书。最终,中医药管理局被“保下来了”。这就是中医界著名的“八老上书”事件。

1998年,全国又刮起了一股“西医院校合并中医院校”的风潮。合并后,不少中医院校只剩下一个系甚至一个教研室。邓铁涛忧心忡忡:“国家要抓大放小,对很多行业可能合适;但在医学界,西医大、中医小,抓了西医而放任了弱势的中医,岂不‘死火’?”于是,邓铁涛再次和其他中医老专家一起上书。后来,中西医院校合并风紧急“刹车”。

邓铁涛第四次上书,时间是2002年12月31日,主题是“中医不能丢”,以呼吁全社会对中医药加以重视。

令人想不到的是,仅仅4个月后,邓铁涛又上书了!而这一次,恰恰是中医命运的转折——这次恰逢“非典”。邓铁涛上书建议中医介入抗“非典”。这也直接为后来中西医结合抗“非典”打下了基础。

从普通中医成长为国医大师,邓老的一生被世人瞩目。

他是中医梦的引领者和奠基者,他目光如炬,高屋建瓴,破除种种思想樊篱,高高举起了振兴中医药的旗帜;他作为中医界的精神领袖,每每在中医危急之际,洞察秋毫,明辨是非,上书中央大声呐喊,保住中医命脉。

绞肠痧(绞肠痧是什么病)  第5张

〓以梦为马〓

“伤其九指,不如断其一指”

2019年,刚经历了惊心动魄的抢救的邓老,尚处在昏迷状态,家属看到前来探望的广东省中医院吕玉波,马上呼喊病床上的邓老,“您的最佳拍档来了!”听到这话,邓老居然慢慢有了反应。

想当年,邓老还亲笔题词“志同道合,共圆中国梦”赠送给吕玉波,邓老说我们共同中国梦就是“21世纪是中医腾飞的世纪”,两人在逐梦路上成为了惺惺相惜的“最佳拍档”,早已流传为中医界的一段佳话。

2000年,全国面临着中医特色优势不突出,人才传承青黄不接的困局,邓老为此感到深深忧虑。同样的难题也摆在了广东省中医院面前:医院名师匮乏,且专家们多出自岭南医派,有很大的局限性,人才也良莠不齐。

邓老与吕玉波深深感到,只有培养一大批铁杆中医才能振兴中医!决心要在全国打造中医师承工作的一个样板。

他们与任继学、路志正等名老中医商定,引用“伤其九指,不如断其一指”的名言,振臂一呼,带头示范,号召全国名老中医打破门户之见,集中到广东省中医院带徒,集中全力打造一个“铁杆中医的黄埔军校”。

邓老倡导“集体带、带集体”“一代带二代”“代代相传”,革命性地改变了以往单一的中医师承模式,开创了中医大规模集体带徒的先河。他还提出“学我者,必超我”,掀起了全国岐黄学子的热情,名中医师带徒工作开风气之先,在全国中医药界产生了深远的影响。

除了助力中医药传承,邓老还主动请缨给省中医院当“参谋”,在学科建设、医学战略等多个方面给医院出谋划策。

邓老还是省中医院的“精神导师”,2003年遭遇非典,广东省中医院与非典狭路相逢,艰难突围,邓老在其中发挥了关键作用。他当时给前去香港支援“抗非”的两位青年女中医专家林琳、杨志敏壮胆:“你们两位不是孤军奋战,身后有整个省中医院,有我们这班老中医在撑着你们,有什么困难,我随时支援你们!”

在这场非典战役中,处在非典一线的广东省中医院立了大功,中西医结合治疗非典的经验获得世界卫生组织专家的认可,被推广到全国,开创了香港历史上首次邀请广东中医进入公立医院参与救治的先河,邓老说:“我这个参谋还真的是老怀欣慰!”

绞肠痧(绞肠痧是什么病)  第6张

〓圆梦中医〓

“二十一世纪是中医腾飞的世纪”

国医大师邓铁涛老先生的青少年时代饱尝战乱的悲惨和亡国的屈辱,也亲眼目睹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诞生,他而立之年亲身参与了广州中医学院的筹建,从此就把一生献给了中医药事业。他的身上既有老一辈中医药人“大医精诚”“上医医国”的风骨,也是新中国中医药事业的象征。

邓铁涛为中医前途命运牵肠挂肚,把自己日夜思念的中医药问题,写成几篇颇有影响医政论文:“中医学之前途”、“试论中医学之发展”、“新技术革命与中医”。

他说:中医之振兴,有赖于新技术革命;中医之飞跃发展,又将推动世界新技术革命。可见他对我国中医事业一片赤诚之心,如生命之火在熊熊燃烧,人们已经习惯把“邓铁涛”看作是中医的代名词。

他是中医梦的开拓者和创新者,把“中华优秀文化不容轻视”“中医是中华文化的瑰宝”的呐喊,从中国传到五洲四海,为传统的中医药注入勃勃生机,为世界认识中医药、了解中医药、使用中医药打开了全新的视野……

对于104岁高龄、献身中医事业一生,为中医学的发展呕心沥血、魂萦梦绕、奔走呐喊的国医大师邓铁涛来说,他的中国梦即是中医梦。

所梦所想,一以贯之。邓老曾写有一篇题为《万里云天万里路》的自传体文章,文内由衷之言,给人鼓舞和启发,“中医学的前途有如万里云天,远大光明,彷徨了几十年的中医可说已走在大路上。我们的责任,任重而道远,就看现代中医、西学中和有志于研究中医的其他科学家们的努力了”。

这是这位世纪老人永远的期望。百岁邓老,杏林长春,愿岐黄薪火传承,中医学术生生不息。

广州日报全媒体文字记者:何雪华 通讯员 李雪

图/省中医院提供

广州日报全媒体编辑:吴一钒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文章归档

当前非电脑浏览器正常宽度,请使用移动设备访问本站!

复制成功
微信号: ajunboke
添加微信好友, 获取更多信息
我知道了